企业新闻联播(www.corp123.cn),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企业新闻联播

热门关键词: 
首页 财经 科技 汽车 房产 教育 旅游 消费 图片 ENGLISH
热门TAG标签:互联网

对话苏享茂律师:下周有法律上动作 发现问题不会放过

来源:企业新闻联播 发布时间:2017-09-19
摘要: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姚晓岚 发自北京 网络电话软件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自杀案相关当事人及亲属,均已聘请代理律师。 9月19日,苏享茂方代理律师之一,北京蓝鹏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主任张起淮在其办公室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 张起淮表示,目前家属对案件所
企业新闻联播(corp123.cn)讯: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姚晓岚 发自北京

  网络电话软件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自杀案相关当事人及亲属,均已聘请代理律师。

  9月19日,苏享茂方代理律师之一,北京蓝鹏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主任张起淮在其办公室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

  张起淮表示,目前家属对案件所持的态度是,坚持澄清事实,追究相关人的责任。至于赔偿问题,将来如果存在(诈骗)的话会有赔偿诉求。

  当天上午,苏享茂方家属与代理律师会面,商谈案件内容。

9月19日上午,苏享茂家属与代理律师张起淮会面商讨案件情况。澎湃新闻见习记者姚晓岚图9月19日上午,苏享茂家属与代理律师张起淮会面商讨案件情况。澎湃新闻见习记者姚晓岚图

  【预计下周会有实质性进展和法律上的动作】

  张起淮表示,其办理案件主要分四个环节,分别为整理证据、梳理证据,完善证据以及区分证据,区分证据在此次案件中主要为区分刑事和民事问题,此罪和彼罪问题等。

  目前,对于苏享茂家属所诉求的“澄清事实、依法维权”,已完成梳理证据阶段,开始完善证据,并进行新的证据收集,预计下周会有实质性进展和法律上的动作。不过,张起淮表示,目前对于案件刑事的部分还不能多说,因为会影响到司法机关对案件的侦查工作。

  【不想蹭热点,也不想跟风】

  此前,翟某欣方委托人及其代理律师先后发表相应声明。

  对此,张起淮表示,“我们是帮别人提供法律服务,帮社会匡扶正义的,没有必要别人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他认为,对于苏享茂个人的身体问题、行为问题等,都没有必要纳入案件,因为会影响自身办案,“我们主要把案件办好,不论我们的目标实现或者没有实现,我们都不会去做(声明)。”

  张起淮表示,“对方可能发表了一些观点,让他们获得了一些声援,我认为这不符合真正的办案要求。”他表示,对于对方的说法,他不想蹭热点也不想跟风。张起淮援引自己在王宝强案件中的办案原则称,在王宝强案中,除了当事人本人要求外,其没有额外发过一次声明。

  张起淮曾于中国政法大学、中国民航大学工作。2016年8月,张起淮代理王宝强起诉马蓉离婚案。此前,张起淮还曾代理李天一案、“8.24”伊春空难索赔案和马航MH370失联者家属索赔案。

  值得一提的是,9月13日,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官方微博“平安朝阳”发布信息称,9月12日,朝阳警方已对涉嫌职务侵占罪的王宝强的前经纪人宋喆等人依法刑事拘留。

  9月19日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张起淮强调自己的三点原则:第一,不发声明。第二,不炒作。第三,在案件办理过程中,遵从司法程序。他再次援引自己在王宝强案中的办案过程强调上述原则,“王宝强的案子我们向法院申请调卷60多份,奔波的行程有几千公里,案件本身长达一年多时间,开庭我们都带着3个拉杆箱。”

  【不戴着有色眼镜去看苏享茂案,只要发现问题,不会放过】

  问及会怎么做、做什么,张起淮表示,目前还在和家属商讨。他回忆起自己曾在10年前代理的一起类似案件,当时由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受受理,案件的内容是被害人在婚内被诈骗,被诈骗方是女方,当时的身份是军人,军衔为中校,丈夫当时是刑满释放不到6个月的强奸犯。当时,双方为合法夫妻,领了证,丈夫在庭上还在喊“老婆我爱你”,给当时的案件办理带来极大的麻烦。最后丈夫被判了9年。

  张起淮表示,从目前来讲,这起案子从代理律师所承担的经验出发,是“完全不成问题”。不过,他也强调,虽然苏享茂案也是在合法婚姻的框架下,但是否和上述案件有类似情况,他决定不戴着有色眼镜去看,“我没有和家人承诺过对方一定有犯罪,只是既然他们需要服务找到了我们,我觉得他们值得给予帮助。但最后究竟是什么,还没定论。”

  尽管如此,张起淮也表态,只要发现问题,不会放过。

  【司法机关是否已经介入】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对于案件证据和律师对证据的看法,因为涉及到案件秘密和相关要求,律师不会对外透露。张起淮表示,作为一个职业律师,如果在此时就案件具体内容发声,一是会影响到司法机关判断,二是会影响到自己,“具体证据要司法机关来鉴定,不是律师自己说了算。“

  问及目前司法机关是否已经介入,张起淮表示,这是非常关键的问题,他不便多说,记者可以自己去分析,“多少也能分析出来一些情况。”

  而当问及是否和对方律师已联系上,张起淮表示,虽然这个细节对案件本身没有多少影响,但容易引起炒作,不便透露。

  此前一天的9月18日,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易胜华发布声明称,已“担任翟欣欣女士的法律顾问,处理其与苏享茂自杀事件有关的一切法律事务”。

  易胜华在当天发布的律师声明中提及,注意到少数网友使用违法手段进行“人肉搜索”,泄露公民个人信息,严重干扰翟某欣及其家人的正常工作和生活,其们建议相关个人、媒体立即停止对翟某欣的违法行为,删除侵权信息,消除不良影响。

  【会将WePhone作为苏享茂的遗产来处理】

  针对目前舆论关注的苏享茂所开发软件WePhone和翟某欣家属情况问题,张起淮解答称,WePhone的合法或非法不能由律师来界定,而且该软件合法与否和案件本身不属于同一回事,但会在案件中会将其作为苏享茂的遗产来处理。而对于翟某欣家属,张起淮认为,应当尽量少地影响到案外人,但如果案外人有涉及案情需要另外再说。

【广告】